近800万人购买刷课服务,惊醒了我们什么?

慕课资讯2021年08月20日

据8月19日央视网报道,截至2020年年底,我国的慕课数量和应用规模已位居世界第一,上线慕课数量超过3.4万门,学习人数达5.4亿人次。然而,警方通报表示,仅在2019年至2020年,全国范围内购买刷课服务的学生就超过790万人,刷课数量逾7900万科次,涉事刷课、代考平台的下线代理人超过10万,其中大多数都是在校学生。

在网课繁荣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付费刷课灰色产业链,并且额度巨大实在让人震惊。同时,付费刷课问题的出现自然牵扯到付费的主体——学生,于是一些人免不了用对待“逃课”“舞弊”的态度来评价这种行为,于是学生便会率先成为被攻击的靶子。但是,上个网课到底为何这么难?这条灰色产业链又折射出了教育领域存在的哪些问题?这更值得我们深思。

近年来,随着各大高校的课程改革与在线学习平台的兴起,网课愈发受到师生青睐。一方面,网上课程资源丰富,能够减少老师教学负担。另一方面,学生也可以自由地选择上课的时间与地点,安排更加灵活。如此看来,网课倒真成就了师生的“双赢”。然而事实却不尽如人意,部分老师对网课的依赖性过高,盲目给学生布置网课任务,使得学生网课负担过重。此外,由于在线课程缺乏监督机制,加之以网课形式进行的主要为通识必修课,内容较为乏味,为了不“浪费”时间,“刷”网课自然成了学生的常态。于是,网课的初衷也渐渐变了味儿,“双赢”便也成了“双输”。

在报道中,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在线教育不能确保是学生本身在学,在线教育对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自主管理能力要求更高。部分学生自我管理能力尚未提高,网课又过度泛滥,这种矛盾便给了“代学刷课、代考试”以可乘之机。我国慕课学习人数达5.4亿人次,可窥见网课受众之巨,但是其中有多少是老师一厢情愿的安排?多少学生又只是无感地做着数据上的贡献?网课设置的初衷是否得到了实现?然而,这种状况还在无声地持续,久而久之,“网课”成了学生口中的“水课”,这是何等的悲哀。

当然,付费刷课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其灰色产业必须予以打击。并且部分学生作为刷课、代考平台的下线代理人已然徘徊在了违法犯罪的边缘,更加助长了刷课造假的不良之风。另外,网络课程中其实不乏有优质资源,但部分学生只为分数好看,找人刷课甚至代考的行为也必须给予惩戒。因此,我们呼吁学校仍需创新课堂教学,提高课程对学生的吸引力的同时,学生也要自觉抵制刷课行为,执法部门也要重拳出击予以整顿。

付费刷课灰色产业的猖獗无疑惊醒了学校,任何教育形式都只是为了教育的内容而服务,网课的盲目使用不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也惊醒了学生,课程所含的知识比分数更重要,自欺欺人只会造成青春虚度。

文/魏泽鸿(湖南工商大学)


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通过手机浏览器进行访问。

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moocx.cn/news/20210816.shtml

相关文章

德国慕课:顺应教育数字化潮流

“慕课”又称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简称 MOOC),其出现与开放式线上教学模式的发展有着紧密联系。为顺应历史发展潮流,德国大力推进数字化建设,其慕课教育最早可追溯到2011年。目前,德国教...

中国慕课,促进“互联网+教育公平”

中国慕课,促进“互联网+教育公平”

通过技术赋能,慕课为促进优质教育资源共享提供了新的方法路径通过慕课的线上平台,知识可以跨山越海,实现无远弗届的传播,抵达每一个渴望的心灵近日,中国慕课大会召开,让中国慕课再次受到广泛关注。所谓慕课,即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是“互联网+教育”的...

澳门大学举办大中华地区慕课研讨会

澳门大学举办大中华地区慕课研讨会

为进一步推动慕课的教育教学创新,近日,澳门大学教与学优化中心与慕课平台学堂在线承办“第七届大中华区MOOC研讨会”,吸引约150位来自北京、上海、西安以及粤港澳大湾区知名高校的专家学者参与,围绕大会主题“新冠肺炎下在线教育的机遇与挑战” 一...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